圓滿告別的推手•李建立      

圓滿告別的推手•李健立

 

 

 

服務,來自將心比心

 

「要把自己當成家屬,才會知道要做出怎麼樣的品質。」入行十幾年,從葬儀花藝師到整體服務的禮儀師,李健立談起入行,他稱作「這是一場美麗的意外」李健立本身念電機,當初只想在當兵前多嘗試不同的工作經驗,因此對於行業類別沒太大的想法。

 

 

 

對於經營花店有著一份憧憬的他,在一個午後面試了一家花店:本以為是普通的鮮花店,但沒想到那間店所經營的客戶,都是身後服務產業。那時,在冷調的花圈、花欄間工作,叼著菸、嚼著檳榔的花藝師傅,李健立回想起那時受到的衝擊,仍不免一笑。當時非常有挑戰精神的他,還真的就這樣待了下來。

 

 

 

雖是當兵前的短期打工,但李健立認真的態度也讓店家頗為讚賞,因緣際會之下,李健立遇到了當時仍在其他品牌服務的梁信和執行長;並受邀加入梁先生的工作團隊。對於這份邀約,李健立感念在心,因此,即便日後不得不入伍當兵,也一直和梁先生保持聯繫。退伍後適逢梁先生創立《禮御生命美學》,並且看好李健立是個人材,因此,在伯樂知遇千里馬的情況下,李健立便隨著梁先生開疆闢土,全心投入生命禮儀產業。

 

 

 

貼心相伴,深得人心

 

對工作抱持著兢兢業業的態度,李健立這位拼命三郎說:「做這一行要像機車一樣,耐操、好擋、拚第一(台語)!」他表示,對服務所懷抱的大量的熱情是支撐他留在這個產業的要素,畢竟,禮儀師的工作不是普通的行業,有太多不可預期的突發狀況。李健立表示:「每服務一個案件,我都很有成就感。我並不覺得是在工作,反而覺得是在交朋友。」將初入行的熱情,轉化為人和人之間真摯的情感,讓他為這份工作找到更多定位。

 

 

 

「我是魔羯座,不擅長言詞,但很開心的是我能藉由這工作,來慢慢磨練如何和人接觸。通常,辦後事的主事人年紀都比我大,會把我當成晚輩來疼愛,而我也順其自然的融入這樣的角色,無論是對往生者或家屬,都用心表現出尊敬。在和他們聊天的過程中,我的立場正好可以扮演不同年齡層家屬溝通的橋梁;讓老一輩的人可以透過我的轉達,更瞭解年輕人的想法,這也不失是一種悲傷輔導。」李健立用他的服務態度,為「同理心」三個字做了最好的詮釋。

 

 

 

除了和家屬溝通,李健立也不忘當天最重要的主角。「不論對方的宗教信仰為何,我一到現場,都會先對著往者的相片致意,告訴對方,我會付出什麼樣的心力,請他放心,我會盡量替他圓滿。」李健立這一個簡單的一個動作,展現了生命禮儀服務裡人性化的一面以,及對尊重生命的細膩之心。

 

 

 

微妙的回饋,代表深刻感謝

 

從業至今,李健立處理過許多專案,除了深得家屬信賴與讚賞,也曾遇到過往生者給予「回饋」。李健立表示,他不是一個會特別「敏感」的人,所以並沒有真正具體「感受」到什麼的經驗。不過,曾有一位家屬回饋,在李健立的協助與陪伴下,他的母親真的有做顯現;那是一個協助從往生者從美國回台安葬的案子,李健立為了確保往生者一平順安穩的返抵家門,花了不少心力與美國的禮儀公司做溝通。

 

 

 

事後,家屬告訴李健立:「我媽媽真的回台灣了!」家屬表示,他的媽媽每到晚上8點有洗澡的習慣,洗完會噴明星花露水。而那幾天,他發現到了晚上8點後,明明沒人使用浴室,卻會水蒸氣,隨後便聞到花露水的香味,但是,他在台灣的家裡並有沒擺花露水。香味會在然後9點半至10點左右散掉,那差不多就是他媽媽就寢的時間;而這現象持續了一個禮拜。

 

聽到這個回饋,李健立心想:「果然,只要我們用心做事,對方就真的會感受到我們的誠意,唯有如此,才真正稱得上『一切圓滿』。」

 

 

 

回歸人本需求,才能帶來最好的服務

 

對於普羅大眾來說,如何選擇合適的禮儀公司?絕對是個值得思考的議題。對此,李健立認為,大多數的民眾都是等事情發生之後,才開始著手或者思考相關的需求,但是,從他的專業角度來論,人在匆忙與慌亂、失去親友的當下,不見得有足夠的心力與時間做最好的判斷,因此,事先的比較與瞭解,其實遠勝過事情發生的當下,才草草交託。

 

 

 

「品牌大的公司,不見得給你最好的服務;重點是禮儀公司的人員願意用心到甚麼程度。」李健立以自家服務的《禮御生命美學》舉例,雖然就品牌能見度而言確實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,但是,禮御無論在人力配置、儀式流程、空間美感到各式軟硬體,其實始終稟持超乎一般水準的自我要求。

 

 

 

「禮御的精神很簡單,我們就想給顧客最貼心的服務,讓他們知道,這一路上有我們的陪伴,一切都會圓滿。」李健立再次強調這樣的想法。偶爾,在李健立喝著咖啡時,你會看見他的思緒似乎飄得很遠,或許,又在思考如何在臻求完美的前題下,將最細膩的服務之心,化為最打動人心的具體表現。

 

 

 

禮御生命美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